网站故事

——谨以“互保公社”和“小额互保”献给在天堂的母亲
——抗癌公社是我将运营一辈子的事业!


(这段视频自拍于约2012年,当时想在一个众筹网站上筹款,所以拍了这段,介绍抗癌公社的来龙去脉,里面所讲的部分公社规则后来有所变化。但是很遗憾,众筹网站并不认为可行)

2003年曾有一段失败的创业,之后进入了某保险公司总部工作。2004年末,出于一直以来对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热爱与关注,萌生了网上保险公司的设想。当初的直观感觉是传统保险公司的人海战术和机构铺设使得其运营成本很高,而这种成本肯定是转嫁到保费身上由消费者承担的,如果以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模式运作,可以使得寿险产品价格大降从而具备竞争力。做了一些努力,但未获进展。

在这期间,父亲中风,治疗后生活仅能自理,母亲被检查出癌症晚期。此时我并未有任何积蓄,收入一般,为钱烦恼。但是经过两年治疗,母亲终于未能抵抗病魔,病痛中辞世,也使我陷入愤怒和痛苦之中。

除了对自己的无能感到愤怒和痛苦之外,还有对这个不完美社会的愤怒与痛苦。母亲劳累一生,胆小谨慎、遵纪守法但是几乎没有像样的社会保障;中医骗子、医疗腐败、红包;而我陪母亲治病期间,也见识了医疗腐败;还有不公,为什么有的所谓干部享受完全不同的待遇和态度;母亲死后120和殡葬中介的联合谋利~~~~~~等等,这些经历,都让我痛苦和愤怒。(这些经历在《草根的中国梦》有记录。)

母亲治病和去世之后一段时间,我都在思考如何才能改变这种情况,我认为随着空气水质等生活环境的恶化、生活压力的增大,癌症及大病只可能越来越多。我的亲友,因癌症去世或猝死或意外已有多人;我们的村庄,也被县医院感叹为什么癌症这么多;在我村庄不远片的河边的村庄,更是远近闻名的癌症村。

对于大部分的普通人,达到财务自由的可能性不大,如何才能在不幸来临时不再有经济财务方面的痛苦呢?我重新想起我的网上保险公司的设想。保险在国内是名声很坏的行业,其根源就在于高成本的运营模式,使得大众并没有真正受益,并未体会到保险的好处;如果我的网上保险公司能改变这种情况,以保障为已任,实现低成本,实现更低保费更多保障,使其能覆盖更多人,不是可以部分解决这个难题吗?社会保障自下而上完善覆盖、商业保险自上而下不断降低使用门槛,两者的结合就可以使大众有较为完善的保障,使得不幸来临我母亲这样的人不会有经济方面的痛苦。

于是,创立上海人寿——一家低成本寿险公司成了完全确立为我的方向。之后重新进入了保险公司,希望在这方面有所作为,但是理念与公司格格不入,无法施展,两年后辞职,在其它保险公司的多次求职无门,想干脆直接发起这样的公司。

发起保险公司对于纯草根的我挑战甚大,但我判断资本进入中国保险业的欲望还是很强的,这样的一家公司符合中国保险改革的方向,符合保监会“保险不改则死”的,而中国广阔的市场足以容得下500家保险公司,说服监管层也是有可能的。

2009年8月,我辞职之后开始写这本《草根的中国梦》,经过三个月写成之后,感觉很不完美很不满意,于是放弃了出版计划。2010年下半年的时候,我注意到保险行业的一些新进展,似乎很符合我在《草根的中国梦》里对行业的预见。感觉它还是有价值的。在出版社编辑的帮助之下出版了这本书。出版之后寄给了保监会以及可能的投资本求助。

但始终没有象样的进展。一方面,我将继续我希望为此目标努力,我坚信这个低成本人寿保险公司的计划符合行业利益、社会利益,值得我为之奋斗终生;另一方面,我意识到这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由于我个人的背景和能力,短时间内都看不到它进展的希望,因此我也一直在思考,有没有可以先做起来、可以马上能帮到更多人的办法。

2011年母亲节的前一天,因母亲节的关系想到母亲,突然有个小事情跳进脑海。在上海肿瘤医院陪母亲住院时,看到有一个病人找到医生,请医生帮开个证明材 料。医生问缘由,病人说他参加了基督教会,教友们可以帮助募捐。当时我信用卡透支很多,正为钱的事发愁,所以很羡慕他有个组织可以依靠。但我不是教徒,不 可能去请求帮助。想到这件事突然产生一个想法:会不会有人为了万一大病时得到募捐而去信教?我能不能建立这样一个组织帮助人们万一癌症的时候帮他募捐?如果很多人都同时有这个想法,我们不是可以互相帮助吗?——互助互保的想法就产生了。一夜奋战之后,第二天母亲节我的网站就上线了,当时叫互保公社。后来又经过一年完善了规则,大致形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一个人对抗癌症是难的,但是如果能网聚网友的力量建立一个共同保障的网络,人人为我,我为人人,那么从财务上对抗癌症就是可能的!基于互联网的小额互保计划正是基于这一设想。我认为这是一个充分展示互联网魅力的商业模式、一个最能体现共产主义色彩的商业模式、一个最利于穷人利益的商业模式、一个符合社会利益的商业模式,它具有原创性和颠覆性,必将会得到发展。

这个思路跟“保险”“互保”这些商业模式当初起源的想法不谋而合,“保险”的理念有多种实施方式,社会保障、商业保险固然是一种做法,在互联网时代,有没有另一种做法?我认为互联网提供了有力工具,完全可以产生另一种保险模式,我认为“互保公社”即是这另一种可能的模式。

抗癌公社的设计初衷,绝不是想取代保险,它跟目前对抗大病的社会保障、商业保险、慈善不冲突,它希望能成为第四种力量,起到补充和辅助作用,使得中低收入者也可能有更好的保障。社会保障自下而上,商业保险自上而下,第三方的慈善、公益、自发组织的大量存在,使得人人都可处于多重保障之下,灾难来临,感情和精神痛苦的同时,不必再有经济方面的痛苦。——这是抗癌公社的理想。

(注:一开始起名为“互保公社”,后来改名为“抗癌公社”,因此在网上经常还能看到互保公社的字样)

我对“互保公社”与“小额互保”的一些阐述

关于创始人

张马丁
网名笔名张马丁,一个试图用互联网革新保险、为更多人提供更多保障的创业者,发起中国第一家低成本的人寿保险公司,发起互保公社,《草根的中国梦》作者。相关网址:
个人博客: http://zhangmading.com
个人微博:http://weibo.com/bluemartin
发起上海人寿:http://zhangmading.com/shanghailife


这本书详细介绍了我为何在保障领域创业

登录失败提示
用户名或密码错误!
登录失败提示
用户名或密码错误!
正在载入...

账户